有感于《一个德国人眼中的中国》

中国网2006年9月25日有一篇题为《澳大利亚人报:一个德国人眼中的中国》文章,叙述了一个德国人在中国的经历和一些典型的“发现”。(Wassink(德国)文, 缪小析编译)。

中国真是一个陌生的国度。那里的人们戴孝穿白衣裳,古老的中国书法在书写时从右到左,吃完主食之后才喝汤。中国人说“是”,许多时候其实指的是 “否”,尤其在你问路的时候,似乎每个人都会给出不同的回答。我知道,其实他们自己都不认得路,只不过怕丢面子,就给迷路的外国人随便指出一条路。

至少,在这个德国人的眼里,中国人由于总是担心自己的“面子”丢了,结果颠倒“是”与“非”。

当你在地铁站下车时,哪怕你喊破喉咙,并且在人堆里仿佛灯塔一样显眼,你也没法轻易挤出车门 — 于是,你终于意识到自己是身在中国。在中国,车才刚停稳,人们就一窝蜂地往车上挤,下车的人只能暂时靠边站。或者,有时人们上上下下同时进行。

不守秩序、不讲规则的背后或许是对规则的不信任,而其结果(结果之一)是每个人内心都“怀揣不安”,担心“挤不上去”,也“挤不下来”。这种不信任和不安逐渐渗透到社会的每个角落,导致人们在“明文规则”之外建立“潜规则”,千方百计将人情引入任何事务,习惯地寻求个体关系上的默契,建立一种相对于“明文规则”的个人间的主要以人情和权力构成的安全屏障,在“必要时”超越规则。

被热浪、噪声和马路折腾得筋疲力尽的游客,于是到按摩院去做脚底按摩,希望在那里寻得片刻宁静和放松。可是,那种轻松美好的感觉突然被打断。女按摩师撂下手中的脚,小孩子丢开玩具,打扑克的人放下扑克牌,所有人几乎是在同时朝窗户边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原来屋子外的路上发生了一起事故,对此中国人通常是不愿错过的。中国人总是保持着一种孩子般的好奇心。

在中国,私人空间似乎是不存在的,许多公厕既没有门也没有隔间,女厕所也不例外。买衣试穿时总有顾客喜欢拉起布帘偷看。这些对西方人极不自在的事情,中国人习以为常。

同样是这种“不信任感”与“不安全感”,促使人们无时无刻地关注自己周围发生了什么,以便在与自己相关的利益到来之前“主动掌握”,在损失降临之前“予以回避”。其实,在中国人“孩子般的好奇心”的背后实际上是一种莫名的自卑与缺乏自信。也是这种“不信任感”与“不安全感”,日积月累,培育了一种缺少宽容与同情的“弱者心态”:别人得益的时候,他在那里“心酸”;自己得益的时候,总是得意忘形。别人遭遇艰难,他在一旁幸灾乐祸;自己遇到不幸,又难免怨天尤人。输不起也赢不起!

规则及其执行中缺乏监督会导致更大程度的不信任和平民的不安全感。如果人们连规则面前的平等(姑且不论事实上的平等)都无法体会到,那其内心的不安与焦虑就会持续。不健康的民族人格特质就难以被克服。

然而,大国地位却需要一种大国的民族人格,强国需要其软实力“不软”。

So, what do you think?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Anti-spam image

Top